秋水仙-备考更新超慢

早呀,你可以吃吗?

主刀剑,偶尔会摸点其他的鱼
佛系写文,随缘更新,轻微考据癖

自家婶久世凛音,婚刀药研藤四郎

或许哪天会写

昨天的一个梦,世界观过于庞大,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驾驭得了,设定等想写了再慢慢琢磨,记一下刀剑们和审神者们的台词,免得自己忘了。


「……这个调查和任务通知不一样!」

「无法返回!」

「……活下来的和死掉的,哪个更痛苦?」

「任务失败后碎刀不是惯例吗……难道说在你的本丸不是这样?」

「……萤已经碎掉了,爱染也是,没有新的刀剑送来,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……」

「……那么多弟弟中,药研是最幸福的,无论哪一振,直到死时都被主君所爱……」

「……哥、哥哥要是想伤害我家主人……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!」

「……三日月这样做或许是合理的,我相信他,我就是那种无条件相信自己刀剑的审神者。」

「上...

2018-11-28

三日月(拿草稿纸):让爷爷看看,小姑娘在写什么……哦哦……感谢信啊……爷爷出阵迷路又出了马祸,感谢对方审神者将爷爷送回本丸……小姑娘的名字是……李明?

凛音:不是,只是作文练习,名字统一发的。

三日月:……小姑娘还给了爷爷许多点心……哈哈哈,真是贴心啊……(躺地上)哎呀,爷爷出马祸了,怎么办好呢?(捧读)

凛音:哦,梅林的胡子啊,这真是个不幸的事故!让我来帮助你吧!(捧读,拿出布丁塞爷爷衣袖)

三日月:我可爱的小姑娘,你真是心地善良!如果有更多人像小姑娘一样,世界将会更加美好!(捧读,抱住布丁)

药研:大将,三日月先生,闹够了没有?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在偷布丁吗?

凛音:被看穿了呢…...

2018-11-25

【药研】天使像

在海边断崖上有个破败的被石南藤蔓包裹着的黑塔。

藤蔓有孩童的手腕那么粗,带着尖尖的刺,没有叶子也没有花。像是人们口耳相传的,关押前朝被诅咒公主的玫瑰塔。

名叫药研的少年顺着藤蔓爬入塔楼顶端,被玫瑰刺扎得全身是血。血珠挂在刺上,像是玫瑰的果实。

塔顶的房间很空旷,风穿过破裂的墙,发出可怕的声音,带着海水与霉菌的气味,令人不快。

房间中央是一座天使像,像是独自在这里呆过很长一段时光。原本洁白的翅膀因潮湿而变成了灰扑扑的绿色,面部早已模糊不清。

他将天使像从塔顶坍塌的石墙上推下,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风从耳边刮过,药研看着枯萎的石南渐渐长出新芽,开出白色玫瑰花。

天使像掉到海面的瞬间裂...

2018-11-24

凛音:怎么了嘛?把我关门口不开门?

药研:大将自己觉得呢?

凛音:因为我做的东西不好吃?艾叶的确少加了也没弄匀……

药研:我说的不是这个!

凛音:不会是我对新刀关注太多你吃醋啦?

药研:吃醋谈不上……只是妻子过分关注其他男刃总觉得不舒服。

凛音:好啦好啦,我关注也是因为三好家和小笠原家的关系……你曾经想要守护的那个人就这样倒下,只是因为这个才关注的。看,删了哦,只爱你一个,所以别生气啦,陪我看书吧?

药研:好。(一边飘花一边啃点心)


为什么不开门啊,生气了?银

因为点心不好吃吗,我下次做好点?绿

难道说是我关注新刀吃醋了?金

好啦好啦,我会关注只是因为那段历史和你交织...

2018-11-23

凛音(和同学一边撸题一边毒奶新刀):如果是桝屋江我就出轨一天!

药研:哦?大将说的是真的吗?

凛音:开玩笑的!嗷嗷嗷不可以掐脸!

(充满求生欲的一天天)

(用毛茸茸祈求原谅)

(今天的阿路基也在食物链的底层)


毒奶乡义弘的横须贺乡或者丰前江(笼手切兄弟)和行光的茶臼丸(不动的兄弟),新刀的刀纹三阶菱应该是和小笠原家相关没得跑了……

既然出于家纹考虑也把三好家拉入毒奶范畴~三好江和西方江历史看不太好相处的样子……大概是我有点怕三好家吧?

希望是个能够一起对抗老妈子的队友。

2018-11-22

【后藤x千代姬】阿千

*背完单词记个脑洞,万一哪天就想写了呢?


千代姬:后藤哥,尾张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?

后藤:不错的地方哦,我有几个哥哥在那里,小千代想去吗?

千代姬:不太清楚呢……后藤哥的哥哥们是什么样的人呢?

后藤:都是些很好很温柔的人,只是生病了,要睡上很长时间才会好起来。

千代姬:我的妈妈也生病了,他们都说要睡上好久……可是要睡到什么时候呢?

后藤:这个哥哥也不知道哦……小千代害怕吗?

千代姬:有点……真的只有一点点哦……不过、不过我是江户德川家的姬君,应该有姬君的样子!小千代不会怕的!

后藤:小千代,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保护你的。

千代姬:拉勾勾?

后藤:拉勾勾。


「小千代...

2018-11-21

【小夜X婶】小夜中山行

*一个白天发的睡前故事摸鱼。只是对于小夜传说的小声逼逼。

目录

“……在金谷和日坂间的小夜中山因为大雨耽搁了一天。抱歉呀,听江雪哥说你等了一晚上。”凛音一边解下防具一边同有些担心的小夜解释,“到菊川斜坡时还以为当天就能过去来着,没想到和药研一起走到日坂宿就再也无法前进了……”

这些小夜都是知道的。

只是他们耽搁一晚总怕有些变数。更何况凛音被雨困住的小夜中山,正是他故事开始的地方——曾经那位母亲为保护她的孩子倒下的地方。

昨晚小夜心神不灵地坐在玄关等到深夜。最后睡着了被兄长们抱回去时做了一个梦,梦见凛音被杀后自己暗堕了,将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一个一个斩杀。

“唔,我并没有需要复仇的对象呀...

2018-11-18

【退婶】花与墓碑

*一个脑洞,以后要写了再删,就不打tag 了

目录

“主殿,如果我死了,请把我埋在庭院里。那里的话,能看见这儿的情况,就不会觉得寂寞了。”五虎退说这句话时,半靠在门框上,看着雪从天上缓缓落下。

世界一片纯白,如同摊在他膝上的绘本所描述的死后世界。

“退退呀,”凛音抱着盛满红豆汤的杯子坐在他边上,“如果我死了,能够找回尸骨的话,也埋在庭院里吧?”

“唉?找回尸骨?”五虎退有些不解地重复凛音的话。

“退退,你知道吗,如果出阵的审神者战死在古战场上,是很难找到尸体的。作战部队还好些。但像是情报部队,被抓住了拷问而死,连活着的痕迹都会被抹去。”她小口喝着红豆汤,像是在说一个不相关的事情,“...

2018-11-16
1 / 17

© 秋水仙-备考更新超慢 | Powered by LOFTER